7月14日,新民周刊首席記者楊江發表微博表示,安慶市委書記虞愛華講話照片中,其身後主席臺中放置了高檔礦泉水。“此水名‘覓仙泉’,安徽造,玻璃瓶身,我辦公室有一大箱,價格嘛,每瓶30多元275ml。”(7月15日新華網)
  何為“覓仙泉”?恐怕很多人都一樣,幾乎是在一夜之間熟識了這種單瓶售價達30多元的礦泉水。這得“歸功”於安慶書記虞某。一張手持舊日曆講話的圖片,讓虞某的“節儉”走紅於網絡。或許因為人怕出名豬怕壯,舊日曆承載得了一個人的“節儉”,卻難以擋住如潮水般的輿論狂歡。
  客觀來說,以舊日曆來充當發言用的稿紙,確實難以擺脫作秀的質疑,進而很容易引申到官員其他問題。之所以是質疑、而非定論,因為人們總感覺還少了點什麼來佐證。就在此時,在網友雪亮的眼睛下,高價礦泉水的出現,恰到好處地迎合了公眾胃口。“一高一低”形成的強烈反差,成了公眾“口水”的最好來源,矛頭也就自然直指高價礦泉水。因此,在不少人眼裡,虞某“秀”節儉不成,反而用高價礦泉水的“躺槍”,催生出一絲“賠了夫人又折兵”的味道。
  但事實真有那麼嚴重嗎?必須回到事發情境之下,時值安徽省運動會倒計時100天啟動儀式。眾所周知,企業贊助大型賽事,本身為一種常見的營銷手段。對於運動會來講,礦泉水更是必需品,免費提供產品也就順理成章。這一點也得到了當地官方的證實。
  本地生產的礦泉水,贊助本土舉辦的省運動會,何錯之有?難道僅僅因為其售價過高就得關上企業贊助大門?或是害怕群眾質疑,就撤下贊助企業的產品而再去採購廉價礦泉水?試想一下,如果啟動儀式一切準備妥當,就在虞某趕到現場時,發現礦泉水過於高檔,然後立馬叫人撤換之,不知這又會引發怎樣的“口水”。
  此外,一方政府也有推廣地方品牌的責任,省運動會當然是不可多得的契機,至於所推廣品牌的檔次如何,似乎與推廣者本身品格沒有關係。在總理去英國推銷中國高鐵的時候,也未見有人質疑其為何不去推銷“綠皮車”吧。
  主席臺上的一瓶瓶礦泉水,實則一普普通通的廣告產品,只不過碰巧遇上了官員手中的舊日曆,二者跨界相逢撞出的火花,除作為輿論狂歡的陪襯之外,也只是公眾免費宣傳“覓仙泉”的象徵而已。
  誠然,近年來頻頻曝光的官員負面新聞,影響著公眾眼球轉動方向。在突發事件面前,人們的思維慣性,決定了其樂於給事件定性的欲望,這也是一些人對現實中不理想狀態最好的吐槽方式。這種吐槽,固然可起到對幹部的監督作用,但更應站在實事求是的角度上,需要一份理性,需要凡事不被表象矇蔽的識別能力。在這個有圖都未必有真相的時代背景下,僅僅憑三十多元的價格而輕易去判定某些人,恐怕難言不失偏頗。而這“礦泉水躺槍”式的輿論狂歡,也未必就生逢其時。
  文/冬月禾  (原標題:是否需要“礦泉水躺槍”式的輿論狂歡?)
創作者介紹

nfkvredoyjgg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